Translator

 

Thursday, June 25, 2009

身处地狱一小时




小学生,昨天把我送上天堂,今天让我犹如置身地狱。

如果你觉得上司的话很锐利,朋友的话得罪你,那么童言无忌的童言,才是最绝情的。小学生说话不会圆滑、没有考虑太多,因此最残酷的言语,往往出自他们的口中。

做老师最让人受挫的时刻,就是当学生挑战你的权威,吵闹不听话,不肯乖乖坐在位子上听课,自以为是,没大没小。。。。他们懂得观察老师的年龄,对于年轻的老师,更敢放肆。

小孩子确实很可爱,可是不是在你要他乖乖学习的时候,而是在平日与他嬉戏的时候。进班教学了几天后,发现原来爱心与耐心也会被耗尽。教师这一行,往往就是会改变一个人的性格。年轻老师刚开始每个都温柔漂亮,长发飘飘,走起路来阿娜多姿。学生喜欢这种老师,但是他们会欺负你的温柔。不久,这些老师开始变凶,说话大大声,骂起学生犹如泼妇骂街,学生在强势之下学会变乖,但是老师已经温柔不再。

今天我进了六年级N班代课。这一班,许多老师都摇头。还没进班,副校长提前给了我心理准备。这一班,有几个大坏蛋,有一个男生在上个月不满被老师打,竟然回手要打老师,推老师,被休学了一个星期后又回来了。副校长说,如果有需要可以要求隔壁班老师协助控制班级,或是要求副校长入班控制。我听了心里真是战战兢兢。去那一班的路上,遇到了另一个老师。我询问该老师六N班的方向,他一听我要进那班,也说,这一班真的很难搞。

站在那班门口,里面的吕老师走出来,临走前也劝我要很凶,不要被他们欺负。我们在谈话的那短短几分钟,班里传来大喊大叫的声音,像个动物园,学生甚至把课室门锁上,不让我进去。吕老师用力敲打门边的玻璃窗口,学生探出头来,吕老师凶凶地命令他们把门打开。这个时候,我有种把自己送入虎穴的感觉,好想逃走。

这一班,阳盛阴衰,个个是发育过盛的大男生,高头大马,走出去,还以为他们是中学生。看见我这个新的代课老师近来,在那里兴奋得手舞足蹈。每间课室其实都安有麦克风,偏偏这一班的麦克风坏了,我必须费尽力气喊,才能让他们坐下来。

由于是道德节,而我也只是暂时待代课,我便让他们观看二十四孝的卡通故事。一开始播放,有男同学跟我说:“老师,这个很幼稚!” 我问他:"你很老吗?” 结果,三分之一的学生乖乖做在前面看卡通,三分之一的围在一起讲鬼故事,其余的在后面发梦。

这是临放学前的最后两节,学生特别活跃奔奔跳跳,有几个竟然爬上桌子坐在那里,有些去干扰projector,有的跑去站在screen 前面干扰人家看卡通。不知道谁把水弄倒了,有个男同学就在那里忙着抹地,抹了整十分钟,我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在玩。

我见识了那个之前打老师的男生长什么样子了,长得很大只,像个小混混,可以想象以后也许是校园黑社会的跟班。班上同学告诉我,只有两个老师能够控制他们这班。我问他们是因为老师打人吗?他们说不是,那个老师很会讲道理。我心想,原来是运用心理战术,但是这可是要有深厚功力才会运用的哦,背后没有二三十年教学经验,是无法发挥的淋漓尽致的。

代课老师不能够鞭打学生,面对这一班学生,我真觉得是一场噩梦。我的声音根本无法掩盖他们的声音,那一个小时,我频频看表,希望能获得解脱。我以前的小学同学都很乖,我没见过这么像流氓的一班。

班上有一个男生,吸引了我的目光。他有着浓眉高鼻,小眼睛单眼皮,红润的嘴唇,有点日韩味道。我忍不住问他,同学,你姓什么?他说姓管,还好不姓王。他疑虑地看着我,我只是告诉他:“你长得很像一个人。” 因为,大概没有一个老师会愿意告诉他的学生,他长得像自己的旧情人吧!我们只比这班学生大十二岁,所以这男生不可能是他的儿子哈哈。。。

钟声响了,这是最动听的声音。我感激地走出课室,庆幸我以后不用再进这一班。





2 comments:

VirusHunter-VH said...

要学会照顾自己哦。

畯毅 said...

我也有听过那打老师的学生。。。
竟然被你遇上了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出门前有拜拜吗??哈哈哈。。。

Bloggies

《大馬部落》

BlogMalaysia.com